不仅是国库控股撤资 国能或面临更多抛售

-A +A

(吉隆坡15日讯)上周,国家能源(Tenaga Nasional Bhd)的股票被过度抛售吗?

国能大股东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 Bhd)以低于市价配售该公司的8500万股后,导致这只重量级蓝筹股上周四跌至3年新低。

国库控股以每股12.33令吉或总值10亿5000万令吉,脱售了国能的1.5%股权,比其前一日闭市价12.58令吉,折价2%或25仙。完成配售活动之后,国库控股仍持有国能的27.27%股权。

以折价配售股票并不罕见,特别是对于这样的巨额交易。不过,市场并不乐观。当消息传出后,国能股价下跌,并跌破配售价。

上周四,国能大跌5.09%至11.94令吉盘中低位。国能股价大跌,拖累富时隆综指当天跌至逾两年新低。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大规模配股的折价是正常的,一些分析员表示,折价并不一定反映公司的合理估值。

一位本地基金经理表示,这一消息可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卖空借口,从而解释了股价暂时下跌的情况。

事实上,国能股价上周五反弹至12.28令吉,为马股第三大上升股。不过,股价仍低于国库控股的配售价。

值得注意的是,国能股价自10月份(公布第三季业绩)起一直下滑。

除了国库控股配售的理由之外,分析界对国能的估值存在巨大差异,这反映出谨慎的情绪。

国能公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财年(2018财年)后,一些投资分析员下调了目标价。最低目标价是10.70令吉,最高为16令吉。20名分析员的平均目标价为13.05令吉。从今年初至今,该股下跌了9.71%,富时隆综指则挫3.57%。

国能在2018-2020年监管期(RP2)下的较低回酬,如收入上限政策和内部收益率降至7.3%(2014-2017年RP1为7.5%)预计已被考虑在内。

除了股票过剩,因国库控股最终将会脱售更多,那另一个问题是什么?最终可能发生的行业改革。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去年接受《The Edge Malaysia》财经周刊专访时表示,电力行业应该有更多竞争,而国能已经垄断输电和配电领域。

兴业研究分析员Lim Sin Kiat说:“随着大马电力改革计划(MyPower)在未来三年重新启动,以增加公用事业市场的竞争,国能的监管风险将会有所提高,因其在该领域的作用不确定性增加。”

他表示,政府可以修改单一买方发电机制、电力分配以及可能减少监管资产回酬(2020年后)。

“尽管如此,从长远来看,我们认为监管变化将降低国能的作用,目前该集团控制的大部分地区(特别是输配电)可以开放给第三方—这将随后降低国能的资产回酬率。”

杨美盈希望在今年中分享更多改革细节。

如果政府坚持其时间框架和计划,电力行业的改革可能会在几个月内发生。国能新任总执行长Amir Hamzah Azizan将必须面对这个挑战任务。

如果输电和配电业务开放竞争,一些人认为,这可能导致国能分拆,包括某些资产上市。

国能也是我国所有电力的单一买家。

惟马银行投资银行研究分析员Tan Chi Wei在4月5日的报告中表示,对行业改革影响的担忧“显得过于悲观,可能有些错位”。

他重申给予国能的“买入”评级,目标价维持在每股15.50令吉。

“一个普遍存在的改革是可能引入零售竞争,这将允许第三方进入‘客户服务’部分。”

分析员说:“这个部分的税后净营运盈利每年仅2000万令吉,与国能的2018财年核心净利54亿2000万令吉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

“另一个经常提到的改革,是发电领域可能迁向完整的‘商业市场’,因发电商竞标发电,因此,从理论上降低电费与发电回酬。”

对国能的长期盈利稳定性构成任何风险,对该股来说都不是好兆头。虽然其海外扩张计划和再生能源投资尚未成为该集团投资组合的重要部分,但监管风险可能至少在近期成为焦点。

 

(编译:魏素雯)